• for a while, i thought blogbus would be banned forever. now it is back, i hope this time it will last longer. 

  • 首先是疯狂的物价,大件家什就不用提了,烧饼都卖到了5000元一个,一顿冥界早点的代价可真是不菲。所以除了辛苦做工之外,还要热切盼望家里人每年能多烧点钱,其实纸币的面额那么大,都已经好几亿元一张,所以物价的疯狂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想活着的时候不也是一样?70年代一个月200元绝对是全国前几位的富人,现在你要是一个月就挣200,喝风去吧,不过要是从阳间5毛钱一格烧饼突然过度到5000还真是需要一段时间。年轻人还好,老人就多少有点不适应。家里面还烧了汽车,顺带司机也捎去了,可是司机不是那么安分,自己年岁有太大,学开车似乎有点太晚,但是咬咬牙,学吧。毕竟这里撞不死人,自己也不用担心撞个好歹。先来这里的人们呢就不得不辛苦工作的,因为已经没有人从地面上面烧钱过来了,为了明天的烧饼,兴起了各种新型行业,托梦业就不说了,太稀松平常。ai,这里的无政府主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个中原因,80%都是从上面来的。又到了寄寒衣的时节,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隔壁,秦始皇和乾隆还有毛又掐起来了,大家都不急着投胎,这么多皇上加在一起还真是个问题。
  • 2007-10-12

    消灭异己 - [一点看法]

    没什么,就是消灭异己,这就是我最近从种种现象和事情上的产生的结论。

    这是保护自己的手段,还是本能,还是本身就是无意义的浪费?

    艺术界如此,生活中如此,网络上如此,态度上如此,

    不一样--看不顺眼--不舒服-- 想同化--同化失败--然后呢???

  • 2007-09-25

    中秋节快乐 - [一点看法]

    中秋节的月饼早就不期待了,甜腻的总是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蛀牙,那时候是叫虫牙,搞得我总以为牙齿里面会有像大米虫一样的小东西在打孔,在打孔...以至于现在明明知道肚子里面不会长出西瓜,牙齿里面不会睡着肉虫虫,但是还是会出现那样的画面,一只肥的留油的胖虫正在牙齿里面吃的很开心很开心。所以,而且,由于月饼的甜腻总是很粘牙,粘得我每次结束掉月饼之后总想立刻去刷牙,对于月饼这一传统精华总是看着好看,吃着揪心。不久前看见一个乳酪口味的月饼,心里已经,莫非这就是我寻寻觅觅无觅处的不甜不腻的月饼?但是这种的配搭又让我顿时失掉了对月饼的无限联想,那种距离感已经不再是对过量糖分的不喜,而是一种古怪的感觉。于是终于没有买,还是吃1/4块单位发的超甜月饼好了,我会马上刷牙的,中华牙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