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0

    misty

    同样是完成很久的一张作品了。最近都在尝试墨的自然流动所产生的效果。

  • 2008-11-03

    oceanic

    算不上新,夏天的作品了,之后会陆续把今年的作品传上来。

  • 2008-11-03

    很久不见

    阶段性的,我有很久没有更新,不是因为没有新创作,也不是因为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只是我周期般的不想做而已。又要年底了,很多节日相继而来,本土的,舶来的,大家又有了一个接一个可以chill的理由,每到年底我就有杨白劳交租的感觉,自己欠自己的,n多计划还没有完成,转眼又要旧的计划压在新计划之下了,什么时候我能当回黄世仁阿,不过想想也是收自己的租子,好像没大变化。唯有深刻反思,多做多画多学习吧。怎么每天早上7点当我亲爱的闹钟响的时候我的脑子没有设么情形内?气煞,还是意志不坚定。

    转眼之...
  • 2008-07-17

    主人公全灭

    今天随便看看,竟发现原来我最喜欢得漫画结局是正方主人公全部死光光,之前得大团圆无非是自欺欺人得心理安慰。我突然发现其实孤独就是你强烈需要一个人和你说话时,翻遍电话簿竟没有可以在午夜后骚扰得听众。白天得喧闹和愉悦也不过就象是那个安慰自己得虚假得结局。腿上面不知道怎么搞得,满是瘀青,大概心里也是差不多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很容易得碰伤了。
  • 2008-07-14

    游园-捉迷藏

    由于全图被blogbus主动缩小,我只好上传几张细节图片。

     闲来无事看电视,我就不明白了,电视里的奥运衍生纪念品咋就那么土,还非得找来一帮土人在那里吐沫星子乱溅,送xx,送xx,送xx。广告语重复率最高的词儿就是,金光闪闪,纪念,升值,有意义,有面子,kao 充分展现了国人镶牙就要金镶玉的保值理念,过几年还能成文物。这文化一没有中兴,真是连俗气都不是一个档次,原来俗,土还能达到这样一个层次,真不是更上层楼会有什么鸟玩意出现。我的想象力在这里无可避免的匮乏了。其实我觉得老百姓和旅游者还是挺有眼光的,别把人老整的那么笨。我忘记在哪里了,反正好似很久前,一本英文读物,人家的豆腐块新闻,福娃一套5个好几百就是明抢,看,人家也不愿当冤大头。

  • 2008-07-10

    whaless

     这次准备在伦敦展出的作品,竟然值用了7天就寄过去了,我对我们的邮政系统改观了。一扫我去年丢失了国际包裹所留下的不良印象。由 pig magazine 和 Strychnin Gallery 策划组织。

  • 2008-06-22

  • 2008-06-13

    6月14日开幕式

    明天晚上5-8点,在工体那边的画廊有我的联展开幕式。大家有空来玩。

    地址是工体四号院。就在太平洋百货那边,非常好找。

    so, see you guys tomorrow. 

  • 2008-06-11

    最近在做的new work - [work]

    综合材料。常看我博客的人都指导我的相机不是很好,但是我觉得也拍出了画面的效果,不是单纯的平面作品了。

     


     

  • 2008-06-02

    夏天来了 - [work]

    地震了,不要贪污我们的捐款。对于发国难财的,借机中饱私囊的应该坚决吊起来打死。

    另,觉得某些心里专家太煽情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潜意识是一个巨拐弯末角的东西,应该不会那么直白吧,分析点有用的成不?

    总之夏天到了,清爽一下。作秀的东西看得太多了。 


  • 2008-05-04

    五一结束

    这大概是我读过的最没意思的一个五一假期了,7天变成3天,哪里也去不了。关键问题是我是一闲人,别人可没办法在长假以外的时间陪我满世界瞎跑,自己一个人的旅行,我又不喜欢。至于北京周边的旅游,嗨,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是什么样子,无非学孙悟空上树摘桃,要不就是狗熊一般下水摸鱼,不至于无聊,也称得上有趣,但是不适合我。midi虽然一直不感冒,但是也被取消了。但是也因为如此,我也度过了一个巨积极向上的五一,我听了讲座,看了文艺片,接茬读书释,然后就是一直画画,其实也很滋润的说。前几天拿到了朋友的精装大画集,莫名其妙的我自个自豪了半天。他说我们都是爱幻想的脑袋,都是过客,于是我又有小小感伤了。


  • 2008-04-03

    2008-04-03 - [work]

    我发现自己真的是电脑杀手,谁来救救我呀,大拿们。

    昨天和同学下午茶,虽然外面有很大的风,吹了一脸的土。我在户外打羽毛球的小小愿望似乎在北京很难实现。 


  • 2008-04-02

    春眠不觉晓 - [work]

     


  • as you can see on the picture. 

  •  摘自红盒子的网站(www.redboxstudio.cn)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看看。

    3月18日 19:00 - 21:00
    红盒子沙龙 002 纸上作品
    RedBox StudioSalon 002 Drawing and Works on Paper
    CULT青年作家:擦,小碗,再见CBGB (Beijing cartoonists, illustrators and designers)
    刘丽蕴 Liu Liyun (Beijing artist)
    Michael Hatch (Beijing writer and occassional artist)
    他们THEY (Beijing painters/printmakers)
    王顷 Wang Qing (Zhenzhou painter)
    闫威Yan Wei (Beijing illustrator)
    章森 George Chang (Beijing artist and designer)

  • 2008-03-11

    我的鲸鱼 - [work]

    the picture about whale. 

  • 2008-03-10

    熊猫的故事 - [life]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部片子呢?熊猫的故事,童年时期催泪第一弹。小时候我没有看动画片,只买了一本故事书,但却是我称不上苦难的童年里面绝对最最难过的一页。

    每次我看到淘淘趴在港口默默的望着大海的哪一页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就是那种沉默安静的悲哀让我体会到了比其它任何号天恸地的都有力量的悲哀。在dvd店里面我再次看见这张盘的时候我又是眼泪汪汪了,差点蹲在人家店门口哭的起不来。摘几句淘淘的独白,你会发现这不是一个给小孩子的故事,当80年代的青年集体怀旧时,我觉得这个片子是一定要加上的。

    “我忘了,这里有海,有非常非巡航辽阔的大海,我的故乡是在海的那边呀。”

    “自从失去了回故乡的希望,我好象一下在变老了。 ”

     淘淘死的时候是微笑的,还有一滴眼泪流下来碎成了很多很多瓣。放几张截图给大家怀念。

    对不起,偶又哭了,比起矫情的某些当代艺术,我真的觉得简单到如此的熊猫的故事却可以真正的进到人心里,你想找人与自然,历史的,社会的?你就挖吧。


  • 2008-03-05

    回北京啦 - [life]

    做了一宿的火车,睡得昏天黑地,偶从上海回来了,住在北京的时候从没意识到北京原来是这么的枯黄。大片的树木就像是插在地里的干花。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下定决心一定要吃到“小杨生煎”,尽管排队大概要10多分钟,终于包子出锅,盛到掉了牙的破搪瓷盘子里面,我感觉那叫一个亲切呀。好像回到了80年代我用掉了牙的破搪瓷大缸子喝水。于是我好象一整天都在吃包子,粗略的算一下,大概是吃了14个,偶这辈子都没一天吃过这么多包,我觉得自己都变成了包子,满脑子就剩下麦兜的“大包之歌”,“大包,挺多两个,大包,挺多两个… …”小包,挺多十四个。


     

     

    晚上在北京和堪称长辈的人们一起吃饭,席间80后,80后个没完,“你真的一点都不像80后的孩子啊”我感到悲哀的是,这种评价在现在竟然可以称得上是赞赏,80后本来只是年代划分的出生成长于80年代的年轻人,具有一定的历史含义和背景,可以用来理解相对于改革开放前的人们,但是现在感谢我们的媒体,感谢我们大肆利用这一概念炒作的各种报纸,网站,书刊,美术评论家,80后已经同不负责任,低俗,浅薄等等一系列贬义词画上了等号。真的是这样吗?你什么时候看见监狱里面,被告席上只有80后的青年,你又什么时候在街上看见只有80后的青年随地吐着浓痰,满口说着脏话?你又什么时候在山西矿难的潜逃矿主的名单中看见清一色的80后青年?当然80后不乏素质不高的人存在,但是这种人从来就不曾少过,不管是20年前还是20年后。公交车上因为占座破口大骂的中年人多极了,左拥右抱在酒吧里面丑态百出的中老年多极了。现在的趋势大有“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的势头。简直是在妖魔化我们的年轻人。代沟从来就是存在的,我不禁在想上世纪初我们的青年在争取他们的自由时,他们的父辈又是怎么评价他们的?现在我们又是怎样评价那时的青年的。80后真的那么不可救药吗?擦擦眼屎吧!!不要看不惯的,觉得和自己不一样的就一棒子打倒。作为80后我真替90后担心,他们还没出茅庐就开始被整个的魔鬼化,多悲哀啊。真像一张不让人透气的怪网。

     

    我的观点一直是,批评别人时,请反思自己。

     


     

  • 2008-02-21

    2008-02-21 - [life]

    今天北京的污染似乎很厉害,站在我家旁边的天桥上,几乎都要看不见不到一公里开外的菜市口,都可以看得见灰蓝色的空气,吓了我一跳,堵上鼻子眼根本不是办法,不知道我们的肺是否会被北京了不起的污染锻炼的更强大。空气污染指数轻微?歇菜吧,你我都知道报表这种东西有多么的缺乏信服力。想想大跃进时期我们的粮食产量多伟大啊。
  • 2008-02-19

    blow up 最后一张 - [work]

    今天终于放上来了,春节期间我不喜欢电子产品,上周末看了敦煌的展览,那叫一个人多,北京的春天也终于来到了。


  • 2008-01-15

    blow up第五张 - [work]

    进入新年一如既往,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推,纷纷乱乱之中只想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口水战基本是一堆人在那里叫嚣,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维护的是什么,其实无非是自己的利益,所以请不要扛着振兴,忧亡,愤慨,人类的,历史的,社会的大旗了吧,如果你想要扛着振兴,忧亡,愤慨,人类的,历史的,社会的大旗,请给我们真真切切的言之凿凿的论据和观点,我不要再看被伪正义包围的口水炮弹。谢谢。

    回到主题,这个系列的第五张,早就完成了,一直赖着没有发上来。最近博都懒得来了。 


  • 2008-01-01

    新年第一天

    2007终于一阵风似的颠儿了,但是总没有什么感觉,我对于新年来临的概念应该还是本着农历春节的步子。所以也没有新年新气象的憧憬,很多时候憧憬就是很消极的自我安慰,因为憧憬的美好景象似乎永远来得太迟,或一直爽约。但是我似乎还是在憧憬一些东西,不具体但是朦胧,朦胧了才可以对自己说其实我的憧憬已经实现了。于是也对自己有一个最低的要求,就是一定要完成更多作品,多读书,多学习,更精进一些。我在颠三倒四的2007年饲养的小小热带鱼踩着2007的小尾巴永远离去了,我很伤心,那包巨大的鱼食只消灭了百分之一,人在消沉的时候还是不能够听消沉的音乐吧,我觉得现在电脑里面播放的bizet的歌剧只是让我更觉得灰。
  • 2007-12-20

    blow up第四张 - [work]

    临近年底杂七杂八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创作的速度变慢了,深刻检讨。

  • 2007-12-15

    荷兰设计展 - [life]

    本来是不想去的,那天天气太不好了,北京的污染达到了冬季新高,这种鬼天气实在不想出门。但是小高同学风风火火的打电话过来,推荐我来看看,并且那天是展览的最后一天,于是我就颠颠的奔来。展厅实在是很小,其实展厅是很高的,空间是很大的,而且设计师们的展示方式也是很独特的,但不知为什么在那里面就是显得很单薄,应该是气场的问题,不过很多设计确实不错。印象深刻的是有玻璃球的椅子,可以坐在上面溜来溜去,好玩得很,当然溜的过分了可能会摔下去。脂肪灯也是挺好玩的,就呆呆的看那样一大块脂肪在灯泡的热度下变透明,都是肥油啊!不知道是植物油还是动物油。

  • 这个系列还在努力进行中。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了,我还是不够专心,可能是住在二环内吧,哈哈。是否要闭关呢?我已经闭的很厉害啦呀。 

  • 2007-12-03

    2007-12-03 - [life]

    昏天黑地的病了一天之后,今天要精神饱满的开始工作啦,虽然昨天难受的滴水未进,一边哼哼一边还在想这里这里应该再暗一点,这里这里应该提亮,这里这里还要加一个细节,所以今天一定要完成,稍后放上来。

  •  和几天前更新的那张是一个系列的,还在制作中,会陆续把整个系列防上来。 


  • 2007-11-20

    eno tee - [work]

    给eno设计的tee终于到了,很兴奋。这里是tee的照片和设计小样。

     


  • 2007-11-09

    2007-11-09 - [work]

    昨天吃了太多鸡翅了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