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先是疯狂的物价,大件家什就不用提了,烧饼都卖到了5000元一个,一顿冥界早点的代价可真是不菲。所以除了辛苦做工之外,还要热切盼望家里人每年能多烧点钱,其实纸币的面额那么大,都已经好几亿元一张,所以物价的疯狂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想活着的时候不也是一样?70年代一个月200元绝对是全国前几位的富人,现在你要是一个月就挣200,喝风去吧,不过要是从阳间5毛钱一格烧饼突然过度到5000还真是需要一段时间。年轻人还好,老人就多少有点不适应。家里面还烧了汽车,顺带司机也捎去了,可是司机不是那么安分,自己年岁有太大,学开车似乎有点太晚,但是咬咬牙,学吧。毕竟这里撞不死人,自己也不用担心撞个好歹。先来这里的人们呢就不得不辛苦工作的,因为已经没有人从地面上面烧钱过来了,为了明天的烧饼,兴起了各种新型行业,托梦业就不说了,太稀松平常。ai,这里的无政府主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个中原因,80%都是从上面来的。又到了寄寒衣的时节,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隔壁,秦始皇和乾隆还有毛又掐起来了,大家都不急着投胎,这么多皇上加在一起还真是个问题。
  • 2007-11-08

    我痛恨做头发 - [life]

    与理发师沟通绝对是我生活中的一大难事,称得上是top5以内。几乎没有一次我是心满意足的离开发廊那张魔鬼的椅,我不明白,每天都要面对几十个脑袋,不同的要求,成堆的画册,怎么沟通起来就是那么困难。为什么理发师心里总想把每个顾客打理成包子西施呢?发廊是我最不想但是很多时候又没办法不得不走近的地方,最终结果都是n个月后,头发长得不像假发,我才终于松口气。

    总结经验,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毕竟自然是最难的东西。 

  • 2007-11-06

    新作一张 - [work]

    前几天完成的,放上来看一看。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 2007-10-28

    2007-10-28

    在我极为有限的夜生活里,我发现自己是个居家动物。

     

    问题一:为什么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感觉孤独?

    问题二:为什么人人都在纵情欢笑的氛围里,却很是想哭?

    问题三:为什么在似乎每一滴汗水都会被蒸发的热度中,心里面却感到彻骨的寒冷?

  • 2007-10-12

    消灭异己 - [一点看法]

    没什么,就是消灭异己,这就是我最近从种种现象和事情上的产生的结论。

    这是保护自己的手段,还是本能,还是本身就是无意义的浪费?

    艺术界如此,生活中如此,网络上如此,态度上如此,

    不一样--看不顺眼--不舒服-- 想同化--同化失败--然后呢???

  • 2007-10-10

    搬家包裹五 - [work]

    九月份画展的另外两张作品,和其他更多开幕式的图片。 

  • 2007-10-10

    搬家包裹四 - [work]

  • 2007-10-07

    beautiful new world - [life]

    前几天去798看展览,果然感觉不错,所以屁颠屁颠的又跑回去看了一遍,虽然从我家到798长路漫漫,但是还是一个字---值。你们看了这些照片觉得如何呢?我的相机很烂,凑合看吧!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 2007-09-30

    搬家包裹三 - [work]

    九月十日的开幕式和部分其它参展艺术家的作品。

  • 2007-09-28

    搬家包裹一 - [work]

  • 2007-09-27

    要过十一啦

    十一长假又要到了,兄弟们,姐妹们,朋友们,同志们带上你们最喜欢的阿猫,阿狗,准备好矿泉水,风干的点心,我们去郊游吧。
  • 2007-09-25

    中秋节快乐 - [一点看法]

    中秋节的月饼早就不期待了,甜腻的总是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蛀牙,那时候是叫虫牙,搞得我总以为牙齿里面会有像大米虫一样的小东西在打孔,在打孔...以至于现在明明知道肚子里面不会长出西瓜,牙齿里面不会睡着肉虫虫,但是还是会出现那样的画面,一只肥的留油的胖虫正在牙齿里面吃的很开心很开心。所以,而且,由于月饼的甜腻总是很粘牙,粘得我每次结束掉月饼之后总想立刻去刷牙,对于月饼这一传统精华总是看着好看,吃着揪心。不久前看见一个乳酪口味的月饼,心里已经,莫非这就是我寻寻觅觅无觅处的不甜不腻的月饼?但是这种的配搭又让我顿时失掉了对月饼的无限联想,那种距离感已经不再是对过量糖分的不喜,而是一种古怪的感觉。于是终于没有买,还是吃1/4块单位发的超甜月饼好了,我会马上刷牙的,中华牙膏呢!...
  • 2007-09-24

    2007-09-24

    大家好,因为我原来的blog浏览有问题,所以我在这里也开设了一个页面,原来的blog:kokomoo.blog.com还在使用中。;-)